对文献摄影的历史性思考

城市暗角 1人参与 0 次点击

1839年达盖尔发明了摄影术,其以具备客观记录真实的特性闻名,原理就是利用光学的性质逼真地保留事物的影像。摄影术问世不久便出现了文献摄影,其可以追溯到19世纪50年代瑞典摄影家奥斯卡·雷兰德用30张底片组合成了《两种生活方式》和美国摄影家罗杰·芬顿拍摄的《克里米亚战争》以及马修·布雷迪拍摄的《美国南北战争》。早期西方文献摄影主要以揭示社会的阴暗层面,促进社会改革,为慈善机构和救济署提供服务等这些实践题材作为创作路线。

一、文献摄影的特性——真实、历史

文献摄影也就是纪实摄影,文献摄影可认为是摄影最根本的属性,其忠于事物的真实面目。它的生命力在于是时代的一面天然镜子,真实地反应了与时代相呼应的历史面貌。然而在初期,文献摄影受摄影科学技术不够发达的影响,玻璃板感光效果较差,用三脚架照相机也要进行20秒以上的曝光,所以拍的照片多为静止不动的状态,画面也不够生动,题材局限性很大。因此,便出现了摆拍的现象,无论是在户外还是影棚,摄影师都要首先对拍摄现场进行安排,告诉人们应该站在具体的位置和做出合适的表情。然而,这样的作品起初使得历史学家们不得不质疑这些照片的可信度。如赖兰德因为拍摄过街头打哆嗦的儿童形象而让大家熟悉,但他却在拍摄前在镇上找来一个孩子,给了他五个先令,给他穿上破烂的衣服,并用烟灰弄脏了他的脸,让他坐在那里制造出可怜的惨样隐喻社会凄凉。

对摄影而言,真实记录是对受众和历史的尊重,文献摄影若想要具有社会意义和历史文献价值,那么就不能对照片内容进行设计、添加、更改、和减少。世界著名的社会文献摄影家约翰·汤姆森他就做到了。19世纪60年代,科技落后的中国沦落帝国主义的众矢之地,而汤姆森花了五年的时间在中国旅行和拍摄,完成了四卷巨著《中国和中国人图片集》。这部书用照片和文字详细的客观向世界真实的描述了中国的生活,无疑现已成为我国珍贵的历史史料。另外一位美国杰出的社会文献摄影家雅各布·A·里斯,从1887年起,就以文献摄影为手段,为改善纽约平民窟里面的人们生活水平而斗争。他花费很多时间深入现场拍摄真实的照片,随后不仅将照片配上真诚的文字发表到各大报刊上,还制成幻灯片到处宣传真理。因里斯孜孜不倦的努力,迫使政府修改了童工法和修建了新的居民区,其作品这对美国历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人们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文献摄影家,将一些学校、公园和游乐场等以他的名字来命名。因此,可以见得文献摄影师们把相机当做记录历史和推动社会改革的辅助工具,同时也在作品中反映出自己对历史、社会、生命、人性的态度和感悟。

在20世纪的中国,文献摄影也得到了蓬勃的发展。摄影大师吴印咸用照相机记录中国共产党在延安时期的光辉历程和众多革命领袖的生动形象。这些作品当初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革命事业的发展,今仍具有强大的感染力,成为了宝贵的历史材料。而在同个时期的西方,希特勒和他的纳粹政权宣告灭亡的时候,威廉·万迪沃特成为第一位获准进入希特勒地下室的西方摄影师,他真实地记录了战败后柏林的颓废,并将一些从未公布的照片发表在知名期刊上,让人们更加铭记这个特殊的历史时刻。在秘鲁,著名摄影家马丁的题材选择从音乐家及普通人的肖像,再到街头场景和游乐场,他所有的这些都是对一个时代的历史充满深情的记录。

二、文献摄影与艺术摄影的历史性区别

文献摄影也是一种造型艺术,也遵守摄影的基本法则。文献摄影家布列松决定性瞬间”的一幅代表作《巴黎穆费塔街》中,孩子在一群孩童中那自信满足的表情在作品中体现的淋漓尽致,在不影响被摄对象的前提下将浓厚的生活气息和情感透过瞬间抓拍自然地展示出来。这也是布列松大师在瞬间的抓拍技巧上达到了较深的造诣,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摄影的记录价值。因此,文献摄影不同于艺术摄影在追求唯美的画面效果和在构图上下大功夫,其主要是所寻求内容的真实性和内涵性,其主要目的是让照片中的具体形象说话,并解释事物所要传达的本质。尤金•史密斯说过:“摄影充其量只是一个小小的声音。但是有些时候,一张照片或是一组照片,却能够启发我们的责任感意识。或许我们中的有人会因此而受到影响,他们会找出什么是对错,以找到通向正确的道路。”因此文献摄影这一群体所拍摄的照片远比艺术摄影家的作品更加受人尊重。

例如,人们都对芬顿拍摄克里米亚战争的照片留下深刻的印象,却对后面他在1861年至1862年所拍摄的高贵典雅的静物摄影评价一般。芬顿为拍摄深入战争现场多年,见证了战争中部队的烧杀抢夺,目睹了袭击部队蹂躏下的美丽乡村。他所拍摄的这一些列照片没有太多实质性行为的展示,多数都是野战部队的元帅、陆军中将和军衔逐渐降低的军官们的肖像。芬顿并没有把这些被摄主体拍的高大威武,而是塑造了一个谨慎而又踌躇的形象,好像平民每天早上醒来突然发现自己穿上军装的样子。人的面部表情和眼神都是内心情感最真实的写照,观众透过这些肖像照片记录可以发现拍摄者内心的惶恐不安,极其渴望美好的明天,能够直观地看出这个时代的人们复杂矛盾的反战情绪。实际上,外界对这场战争并没有具体定论,芬顿的作品没有配上任何文字也可以述说那时平民的内心,这样让其比他的静物摄影作品具有更加深刻的内涵,并赋予珍贵的历史文献地位。

三、对文献摄影历史性的现实思考

文献摄影准确记录下了时代发展的状况,体现了摄影者对人和自然、社会的关注,使作品成为一种有历史文献价值的材料,并对人类社会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如今数码摄影技术高速发展,每一分钟在这世界上都会诞生数十万张的照片。然而人们对突发天灾人祸事件、社会现状的纪实类照片的关注度远远高于非纪实类的照片。它对推动社会的积极性作出重大的作用一再被历史所认可。文献摄影作为历史的一个见证者,生来就为人类的自身尊严、存在、人性的本质等作出其不懈的努力,是人类对真、善、美的追求。因此,在拍摄任何题材都不能抱着太功利的心,不能为了得到社会的名利回报而扭曲拍摄目的。正如摄影大师布列松曾言:“在摄影中,最小的事物可以成为伟大的主题。即使社会潜在问题的题材微不足道,也没有扣人心弦、跌宕起伏的环节,缺乏震撼人心的视觉冲击效果,创作者也要怀着一个尊重、理智、宽容的心态去感受,从而拍出最真实的生活记录而让后人来铭记于心。”

如当代中国青年摄影师刘飞越,他凭《大货夫妇生活在路上》获得第二届“徐肖冰”全国摄影大展新人佳作奖,然而很多人认为其以朴实的小人物作为拍摄主题显得有点小气。他辩论道:“摄影师本身就是小人物,常常会被拍摄人物的伟大生存而感动。”可见,小人物会有大力量,作品与凡人照面并映射自己的人生,是对那一时刻最准确的记录,生活的每个片段都在历史轨迹上,受众通过这样的纪实影像去认识社会。因此,作为当今社会文献摄影者应该以正确的心态来面对社会问题,更多的是通过照片去关注那些被忽视的社会现实和群众关心的社会话题和现状,用自己的双眼来正视社会,用自己的心灵去捕捉产生真实共鸣的决定性瞬间,用思想去按下记录历史的快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