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纪实摄影Ian Berry : 入侵布拉格 1968年

伊恩·贝利

Ian Berry是1968年苏联入侵布拉格时唯一的外国摄影师,他的精神、运气和独创性意味着什么

“据我所知,我是俄罗斯入侵布拉格期间唯一的外国摄影师,除了正在拍电影的德国摄影师希尔默·帕贝尔(Hilmer Pabel)。我是在别人都被拒之门外的时候进来的,这得感谢边境上的几句话和一些运气。大家都知道要出事了。我已经准备好了签证,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然后我的签证就过期了。我接到我当时在巴黎的分社社长打来的电话,说俄国人要到捷克斯洛伐克去,问我想去吗?他说Don McCullin已经在路上了,这对我来说就像一块红布在一头公牛面前啊,所以我说“我在路上!”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布拉格。电线。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俄罗斯士兵在瓦茨拉夫广场上的坦克上烧毁了公共汽车。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一个愁眉苦脸的老人,他的窗户覆盖着标语,望着瓦茨拉夫广场上的俄罗斯坦克。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丧葬者在入侵的头几天被杀的葬礼上哀悼。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捷克示威者在瓦茨拉夫广场上面对一名年轻的俄罗斯士兵。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捷克女孩在瓦茨拉夫广场的俄罗斯坦克桶下与一名俄罗斯士兵发生争执。1968年

我去了捷克大使馆,拿到了签证,当我到达希思罗机场时,飞往维也纳的航班已经满员了。但除此之外,我坐上飞往慕尼黑的飞机,租了一辆车,开向边境,那里有一群记者,他们说,“他们只是把所有人都赶回去,你进不去。”

我在飞机上看到有个建筑师会议要在布拉格召开。我到了边境,刚到那里,俄罗斯人就接管了。我想俄罗斯官员是想向捷克人表明他是负责人,我告诉他我要去参加这个建筑师会议,尽管我在汽车后座上放了一个相机包。他想让他们看看,所以他挥手让我进去——我是唯一一个进去的人。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被俄罗斯人烧毁的公共汽车留在了路中间。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瓦茨拉夫广场上的反俄罗斯和合作涂鸦。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入侵之夜,俄国坦克进入布拉格。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一个年轻女孩正在向瓦茨拉夫广场的其他抗议者散发传单。1968年

当我开车的时候,坦克正从另一个方向过来。我住进了那里的主要旅馆,但问题是所有的地方都关了门。酒店餐厅关闭了四天,厨房也关闭了。一切都被关闭了。我没有东西吃,而且我不会说捷克语。

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正在街上拍照,俄罗斯人进来了,捷克人在抗议他们。除了军官,大多数俄国士兵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他们以为自己在德国。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一辆废弃的俄罗斯坦克被遗弃在马路中间,上面写着抗议口号。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一名年轻女子在瓦茨拉夫广场谴责一名俄罗斯士兵。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一名年轻女子在瓦茨拉夫广场谴责一名俄罗斯士兵。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捷克人聚集在俄罗斯坦克的炮管下,抗议入侵。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欧洲。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年轻的捷克人在瓦茨拉夫广场抗议反对俄罗斯占领该国,并在女孩头后方装有俄罗斯坦克炮。1968年

我外套里有两个相机。因为这个原因,我的夹克总是太大。然后我就随意拍照。如果俄国人看到你,他们会追着你,朝你头上开枪。我们会跑,捷克人会跟在你后面,挡住跟在你后面的俄罗斯人。你沿着街道跑,有人会把你抓进房子里。他们只是在追人。这种情况在我身上发生过两三次。

除了Pabel和捷克摄影师,当然也包括Josef Koudelka,我自己也有这个故事。那是三天或四天,然后我有Paris Match 的保证,所以我必须申请。第四天,其他人开始进来,所以我离开了。我把我所有的胶卷都放在我的大众甲壳虫的轮毂盖里和门板里,但是当我到了边境的时候,俄罗斯人没有看我,他们只是挥手示意我离开。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一名年轻的俄罗斯士兵在瓦茨拉夫广场的俄罗斯回家海报旁边放松。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抗议者驱车穿越俄罗斯入侵坦克造成的布拉格市中心瓦砾。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捷克反俄罗斯抗议者穿着中立标语牌。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捷克反俄罗斯抗议者穿着中立标语牌。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反俄罗斯示威者在瓦茨拉夫雕像前举行大规模的静坐罢工。1968年

当时是晚上,我已经三、四天没睡了,所以我睡着了,最后车倒在沟里。幸运的是,一个农民走过来,开着他的拖拉机把我拉了出来。汽车有点弯。

我赶上了飞机,赶上了Paris Match 的最后期限。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捷克人通过便携式收音机收听俄罗斯入侵的新闻。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一名俄罗斯士兵在瓦茨拉夫广场追逐一名捷克男子。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捷克人在瓦茨拉夫广场对俄罗斯士兵大喊虐待。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一名妇女在鲜花插上祈祷,为在俄国入侵的第一天被杀的青年献出鲜花。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在俄国入侵的第一天,一名男子被杀死,躺在装满鲜花的棺材中。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共和国。布拉格。苏联干预受害者的葬礼。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一名尴尬的俄罗斯士兵在瓦茨拉夫广场被劫持。大多数士兵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或为什么在那里。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在俄国入侵的第一天,一名男子在陪同下参加其兄弟的葬礼。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男子手持亚历山大·杜布切克(Alexander Dubcek)的照片,他试图放开共产党的政策,但在1968年俄国入侵期间被罢免。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捷克男子无视街道上的俄罗斯坦克,从文斯拉斯广场的汽车中拉小提琴。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人群中的人们伸手拿传单,告诉他们下一次反俄抗议活动何时举行。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捷克示威者站在自行车的座位上,在一个年轻人旁边稳住自行车的同时,将反俄罗斯的海报竖立在自行车的座位上。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入侵第一天,这座城市位于俄罗斯坦克的炮管下。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一个美丽的年轻女子,在俄罗斯的入侵对其城市的抗议活动中举着旗帜,站在坦克的枪管下。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埃米尔·扎托佩克(EmilZátopek)也许是最伟大的奥林匹克运动员,以捷克军队的军官身份穿着制服与一群抗议者交谈。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晚上,俄国坦克在主要大街上的极少数人的注视下入侵了这座城市。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开车穿过瓦茨拉夫广场的汽车上的一名乘客用小提琴演奏捷克音乐,以抗议俄罗斯人入侵该城市,同时从车窗向外倾斜,以便所有人都能听到。圣瓦茨拉夫雕像站在背景中。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送葬者带有俄国人入侵其城市的第一天被杀的年轻人的画像。死者的兄弟从左数第三。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一群年轻的捷克侵略者入侵了他们的城市。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一个美丽的年轻女孩,在衣服上缝着一张海报,称赞亚历山大·杜布切克,与其他抗议者交谈。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在瓦茨拉夫广场的一间小屋上写的抗议信清楚地表明了捷克人对俄罗斯入侵布拉格的看法。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一个男人俯身在俄罗斯坦克的前部,问士兵为什么入侵了他的国家。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坦克中的俄国人于晚上抵达布拉格,一个人在这里看着。他们引擎的烟雾在城市的灯光下散发出来。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一群年轻的捷克示威者带着年轻的约瑟夫·库德卡(Josef Koudelka)驾着照相机走下瓦茨拉夫广场。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一名俄罗斯军官在这座城市的一群抗议者面前受到嘲弄和嘲笑,要求知道他为什么入侵了他们的国家。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一群示威者反对俄罗斯入侵他们的城市姿态,无视他们,告诉坦克中的士兵离开。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俄罗斯坦克入侵布拉格的第一天,一个年轻人的葬礼上丧葬的哀悼者。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三名年轻的捷克妇女在一辆坦克中与一位好看的俄罗斯士兵谈话,问他为什么俄罗斯人入侵布拉格。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一辆俄罗斯坦克停在瓦茨拉夫广场,周围有很多从事他们的生意的人。背景中的建筑物是国家博物馆。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欧洲。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埃米尔·扎托佩克(EmilZátopek)通常被称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奥林匹克运动员,在俄罗斯人入侵期间在瓦茨拉夫广场上向人群讲话。他身穿捷克军队军官制服。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欧洲。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捷克国民嘲笑和口头虐待入侵其国家的俄罗斯士兵。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俄国人入侵这座城市的第一天,一个年轻人丧葬的葬礼上的哀悼者。死者的画像右边是他悲痛的兄弟。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该市的年轻人在瓦茨拉夫广场举行大规模的静坐罢工,以抗议俄罗斯坦克的入侵。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这座城市的居民在他们的坦克枪的枪管下面对着一群俄国士兵,以表彰他们的入侵。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在一名军官的严密检查下,俄罗斯士兵正在清除残骸,这些残骸是俄罗斯人在其坦克中驾驶的。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瓦茨拉夫广场上一群捷克国民抗议俄罗斯入侵俄罗斯时,拿着亚历山大·迪布切克的照片。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在路边留下了一辆被俄国人撞毁的公共汽车,当时他们在坦克上翻滚。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年轻的捷克男子在坦克上与俄罗斯士兵面对面,问他们为什么入侵了他们的城市。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在一个年轻的捷克男子的葬礼上,他的兄弟(左)和朋友(一个仍然举着国旗的朋友)向他致敬。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俄罗斯坦克位于街道对面,以防止车辆进入。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一名年轻的捷克男子以一种蔑视的姿态面对这名士兵,该士兵栖息在俄罗斯坦克的顶部。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圣普罗科普(Procopius)雕像的头部坐着一个抗议布拉格俄国人入侵的年轻人,圣普罗科普(Procopius)雕像是瓦茨拉夫广场上围绕圣瓦茨拉夫的四个雕像之一。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一个年轻女孩正在瓦茨拉夫广场分发抗议传单,以抗议俄罗斯入侵布拉格。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欧洲。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在俄罗斯人占领该国的第一天被杀害的男孩的兄弟(中心)对葬礼充满了悲伤。1968年
Ian Berry : 布拉格1968年
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一名捷克摄影师被一名俄罗斯士兵抓住,他反对他为他们入侵布拉格的照片拍照。1968年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