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纪实摄影在独立广场的最后一战:Jerome Sessini

杰罗姆·塞西尼(Jerome Sessini)回顾了基辅抗议期间爆发的极端暴力,抗议活动最终导致乌克兰总统下台

2014年的乌克兰革命见证了该国进一步融入欧洲,摆脱了俄罗斯的影响,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欧洲广场”示威活动的结果。2013年末至2014年2月,乌克兰首都基辅经历了长达数月的大规模抗议活动。这些抗议活动集中在该市的独立广场上,该广场通常被称为“独立广场”或“独立广场”,自2014年11月以来一直被占领。民众起义最终导致亲俄罗斯的总统亚努科维奇下台,并引发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以及乌克兰东部持续不断的敌对行动。从2月18日开始的独立广场抗议活动的最后三天,暴力活动达到顶峰,造成至少70人死亡,其中许多人是被狙击手打死的,他们的动机至今仍存在争议。拍摄开始时,马格南的摄影师杰罗姆·塞西尼正在广场上。在基辅期间,他捕捉到了抗议者顽强的占领、独立广场不断加剧的紧张局势以及对峙的血腥高潮。在这里,五年过去了,他回忆起他在广场上的日子。


#1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19日。

反政府示威者仍被动员起来反对防暴警察,并在欧洲广场设置路障。

前一天,也就是周二,至少有18人丧生,其中包括7名警察。

#2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19日。

反政府示威者仍被动员起来反对防暴警察,并在欧洲广场设置路障。

前一天,也就是周二,至少有18人丧生,其中包括7名警察。

#3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19日。

反政府示威者仍被动员起来反对防暴警察,并在欧洲广场设置路障。

前一天,也就是周二,至少有18人丧生,其中包括7名警察。

你之前说过,一开始你不确定是否要去乌克兰报道抗议活动。究竟是什么使你不顾这种怀疑,最后还是去了呢?

首先是好奇心,我以前从未去过乌克兰。除此之外,还有我的同事盖奥吉·平卡索夫(Gueorgui Pinkhassov)的鼓励,他当时刚从基辅回来。他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他给了我能量和动力去旅行。

你经常强调作者身份,以及摄影师需要承认——并承诺——用他们的作品传达一个故事。当你在广场工作时,你对乌克兰的地位和抗议活动本身有什么看法?

在2月下旬的暴力事件中,当狙击手向抗议者开火时,一切都完全无法预测。我在抵达基辅的第二天醒来,我陷入了极端的暴力之中,陷入了那种你会发现自己面临死亡的罕见时刻。在这样的时刻,你完全沉浸在当下,没有之前,没有之后,只有当下。只有生与死。我相信自己的直觉,变得非常冷静和敏锐。我把这种时刻称为“优雅时刻”。也许作为一个摄影师,我一直在无意识地寻找这些瞬间。

但是在这些情况下没有时间和空间去思考。反思最终会在……之后出现。


#4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19日。反政府示威者与警察发生冲突,并在欧洲广场设置路障。

#5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19日。

反政府示威者仍被动员起来反对防暴警察,并在欧洲广场设置路障。

前一天,也就是周二,至少有18人丧生,其中包括7名警察。

#6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19日。

反政府示威者仍被动员起来反对防暴警察,并在欧洲广场设置路障。

前一天,也就是周二,至少有18人丧生,其中包括7名警察。

#7

乌克兰。基辅。抗议者在Institustka街设置路障。2月20日上午,抗议者向前推进,击退了防暴警察。

#8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20日。身份不明的狙击手向手无寸铁的抗议者开枪,当时他们正在迪普图斯卡街前进。据官方消息,70名抗议者被击毙。乌克兰防暴警察称,几名警察也被狙击手打伤或击毙。一名非官方消息人士称,狙击手同时向警察和抗议者开火,以挑衅双方阵营。

考虑到这一点,再回头看看你所做的工作,时间是否改变了你对它的感觉?

有改变但也没有改变。我从一开始就觉得,东乌克兰的分裂对所有乌克兰人来说都是一件坏事。我感到遗憾的是,大多数大众或主流媒体对这些问题的看法过于简单和二元。有时(报道)完全是激进的(当然是亲基辅的,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反俄罗斯的),而没有对事件进行深入的分析。战争就是宣传,真理是战争的第一个受害者,这是一句名言。作为记者,甚至只是历史的见证人,我们的工作就是远离政府的宣传。

乌克兰的另一个问题是,冲突很大程度上是由年轻记者报道的,其中许多记者都在基辅工作,他们与基辅受过良好教育的亲欧洲青年有着牢固的联系。他们对革命也有着浪漫的想象。

因为这个涉及的许多自我认同,我认为还有一种倾向的基辅代表进步主义和开放性,而从East-Donbass人主要讲俄语和经常工人阶级(例如矿工)有一个完全不同的观点在操场活动。欧洲人只是把它看作是年轻人为自由和腐败而抗议。来自顿巴斯的人们对右翼等长期反俄法西斯活动分子的接管感到恐惧。


#9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20日。身份不明的狙击手向手无寸铁的抗议者开枪,当时他们正在迪普图斯卡街前进。据官方消息,70名抗议者被击毙。乌克兰防暴警察称,几名警察也被狙击手打伤或击毙。一名非官方消息人士称,狙击手同时向警察和抗议者开火,以挑衅双方阵营。

#10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20日。身份不明的狙击手向手无寸铁的抗议者开枪,当时他们正在迪普图斯卡街前进。据官方消息,70名抗议者被击毙。乌克兰防暴警察称,几名警察也被狙击手打伤或击毙。一名非官方消息人士称,狙击手同时向警察和抗议者开火,以挑衅双方阵营。

#11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20日。身份不明的狙击手向手无寸铁的抗议者开枪,当时他们正在迪普图斯卡街前进。据官方消息,70名抗议者被击毙。乌克兰防暴警察称,几名警察也被狙击手打伤或击毙。一名非官方消息人士称,狙击手同时向警察和抗议者开火,以挑衅双方阵营。

#12

乌克兰。基辅。2月20日,当抗议者在迪普图斯卡大街上游行时,狙击手向他们开火。据官方消息,70名抗议者被狙击手击毙。早上,抗议者向前推进,击退了防暴警察。

你在独立广场的作品中是否有一幅特别的画面,在你看来是最好的,表达了地面上复杂情况的现实?

没有。我从一般的观点来看待这项工作。我不相信标志性的图片。我不相信“真正的”摄影……

当你在那里工作的时候,虚假信息或宣传战已经全面展开了吗?你提到了其中的偏见,但这些偏见对你的方法有影响吗?

双方的宣传都非常有力,但我认为摄影在展示幕后发生的事情方面是非常有限的。摄影只能显示表面。

我在广场开枪时拍的照片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的照片显示手无寸铁的抗议者被子弹打死,包括我和媒体在内的所有人都认为是政府的防暴警察向抗议者开枪。后来一些记者进行了调查,看来狙击手同时向抗议者和警察开枪,目的是制造混乱和对抗。一年后,我遇到了几名前警官,他们当时在Instytutska街,枪击事件发生时,他们失去了很多警察。


#13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20日。身份不明的狙击手向手无寸铁的抗议者开枪,当时他们正在迪普图斯卡街前进。据官方消息,70名抗议者被击毙。乌克兰防暴警察称,几名警察也被狙击手打伤或击毙。一名非官方消息人士称,狙击手同时向警察和抗议者开火,以挑衅双方阵营。

#14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20日。身份不明的狙击手向手无寸铁的抗议者开枪,当时他们正在迪普图斯卡街前进。据官方消息,70名抗议者被击毙。乌克兰防暴警察称,几名警察也被狙击手打伤或击毙。一名非官方消息人士称,狙击手同时向警察和抗议者开火,以挑衅双方阵营。

#15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20日。身份不明的狙击手向手无寸铁的抗议者开枪,当时他们正在迪普图斯卡街前进。据官方消息,70名抗议者被击毙。乌克兰防暴警察称,几名警察也被狙击手打伤或击毙。一名非官方消息人士称,狙击手同时向警察和抗议者开火,以挑衅双方阵营。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乌克兰战争、克里米亚被吞并、你报道过的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alaysia Airlines) mh17航班被击落——随后发生的事件是否让围绕独立广场的冲突对你来说具有更大的历史和个人影响?

毫无疑问,独立广场是一场伟大的历史运动的第一步,这只是一场更大规模对抗的开始。

在我看来,你经常在“阈限”领域工作。从你早期在科索沃的工作,到利比亚,到墨西哥的毒品战争,再到乌克兰——这些冲突似乎因其不明确的性质而统一起来。围绕这些冲突的灰色区域是否增加了摄影在创建文档或记录时所扮演的角色?

是的,矛盾的是,我被重大事件所吸引,但一旦我置身其中,我就试图远离一切,退后一步,远离明显的视觉,试着去理解它正在发生什么。矛盾的是,我经常在摄影媒体所能做或显示的极限上工作。但是,尽管如此,我认为——也许是错误的——我可以用相机探索这个灰色区域。事实上,我的摄影就是源于这种张力和这种永恒的矛盾。


#16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20日。身份不明的狙击手向手无寸铁的抗议者开枪,当时他们正在迪普图斯卡街前进。据官方消息,70名抗议者被击毙。乌克兰防暴警察称,几名警察也被狙击手打伤或击毙。一名非官方消息人士称,狙击手同时向警察和抗议者开火,以挑衅双方阵营。

#17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20日。

在独立广场的Kozynska酒店前,抗议者的尸体被狙击手击毙。当天早上,抗议者向前推进,在迪普图斯卡街开辟了一条新的战线。

据官方消息,70名抗议者被狙击手击毙。

#18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20日。身份不明的狙击手向手无寸铁的抗议者开枪,当时他们正在迪普图斯卡街前进。据官方消息,70名抗议者被击毙。乌克兰防暴警察称,几名警察也被狙击手打伤或击毙。一名非官方消息人士称,狙击手同时向警察和抗议者开火,以挑衅双方阵营。

#19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22日。

人们悼念两天前在冲突中遇难的亲人和同志。

遇难者的棺材被抬到独立广场。

#20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22日。

基辅市政厅变成了抗议者的避难所和医院


你经常关注那些“普遍”的人,他们陷入冲突,被他们所居住的地方所谴责……在记录了那么多争取独立和变革的斗争之后,你是否看到了普遍的现实?

我希望我的想法不同,但大多数时候,我觉得人们的命运是由社会决定论驱动的。


#21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20日。在与防暴警察发生暴力冲突,造成大约70人死亡后,抗议者清理了独立广场。

早晨,他们提前在迪普图斯卡街开辟了一条新战线。

#22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21日。广场夜晚的气氛。

#23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21日。

操场广场。一名抗议者坐在前面的肖像斯捷潘杰(左)一个乌克兰的政治活动家和乌克兰民族主义和独立运动领袖在30年代和40年代,和Oleksandr Berdnyk,乌克兰的科幻小说作家,大约20个小说的作者,乌克兰赫尔辛基集团的创始成员(UHG),两次政治囚犯。这两件事都成为独立广场抗议者的象征。

#24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21日。

广场夜晚的气氛。人们聆听前总理、乌克兰总统维克托·亚努科维奇的对手卢利亚·季莫申科的演讲。

#25

乌克兰。基辅。2014年2月21日。

广场夜晚的气氛。乌克兰人哀悼两天前在独立广场暴力冲突中丧生的抗议者。街垒详图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

相关文章